冷弯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弯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腾讯首席探索官网大为想象人类未来100年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9:30:48 阅读: 来源:冷弯机厂家

本报记者 贺 骏

11月12 日,腾讯公布了2014年三季报。数据显示,公司第三季度总收入198.08亿元,同比增长28%,其中网游收入113.24亿元,同比增长34%。经营盈利75.15亿元,同比增长56%。QQ月活跃账户数8.2亿,同比增长1%。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到4.68亿,同比增长39%......伴随着三季报的公布,腾讯股价又创出近期新高,市值约1600亿美元。

从之前的网游、QQ,到今天的网游、QQ加微信,腾讯还能给投资者描述一个怎样的未来?腾讯更远的视野在哪里?有人说,是建立在QQ和微信基础上的生态圈。但是,还能有更多吗?这个问题估计很多人都回答不出来,甚至是马化腾。因为,即便当下最热的微信,当初也是误打误撞出来的。

但是,对于腾讯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而言,总需要有人看得更远一些,甚至于哪怕看到些不着边际的地方。马化腾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网大为,刚刚上任的腾讯首席探索官(Chief eXploration Officer),这也是腾讯有史以来的第一位探索官。

“网大为”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理解为是花名,不过这的确是他的中文名字。没错,他是外国人,正宗的美国加州人,华盛顿大学毕业,柏克莱加州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,英文名是David Wallerstein。“网大为就是"网络大有作为"的意思”,网大为如此解读自己名字的音译。履新之前,他是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,常年负责腾讯的海外业务。

腾讯的贵人

与很多公司海外拓展时招募外籍职业经理人不同,尽管绝大多数腾讯用户从没听说过网大为这个名字,但网大为却绝对是腾讯元老级的人物,资历超过了绝大多数腾讯员工—2001年入职腾讯,至今已有14年。在他入职腾讯3年后,腾讯才于2014年6月在中国香港上市。

“一个外国人在中国企业里工作,现在是没什么了不起,但在当时还是一件挺难得的事情。当时我有点犹豫,我是否要在一个中国企业里工作?因为那时中国整个互联网大概只有100万活跃用户,完全没有今天的规模。基本上没有什么高新企业,更没有什么品牌,而且腾讯那时也还不怎么赚钱。”网大为回忆。

网大为能够成为腾讯的首席探索官不无道理,至少在14年前,在腾讯“不怎么赚钱”的时候,他看到了它的未来。同一时期,别说是外国人,就是中国人,也没有几个人看好它。

但是,网大为与腾讯的渊源,要早于“一个外国年轻人在中国找到了好工作”,之前的故事是:中国年轻人马化腾在行将落败之际,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—如果没有网大为,也许就没有腾讯的今天。

2000年年底,仅仅两岁的腾讯再次出现资金危机,用户数量急剧增加使得对服务器需求如无底洞一般,而且,马化腾还不知道靠什么赚钱。前期投资方IDG和电讯盈科对腾讯不再抱有希望,他们四处寻找接盘者,想把这烫手的山芋甩掉。为此,腾讯和投资方前前后后找过张朝阳、王志东、汪延、雅虎、联想、金蝶……甚至于香港电影导演王晶。当时,搜狐、新浪、联想等都已上市,正是风头最猛、财大气粗的时候。

或许是实在看不上腾讯,即便IDG“有恩”于其中很多大佬,但这些大佬们也没有给面子。“2000年的第四个季度在四处碰壁之中一天一天地过去了……腾讯的注册用户很快就要突破1亿的惊人纪录,可是全中国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购买它的股份”。财经作家吴晓波在《腾讯传》中写道。

就在“小企鹅”命悬一线之际,“网络大有作为”主动找上门来,他当时的身份是MIH中国区副总裁。MIH是一家总部在南非的投资集团,也是南非最大的付费电视运营商,在纳斯达克和阿姆斯特丹两地上市。彼时,MIH的名气远不如IDG,马化腾也是第一次听到 MIH 这个名字。好在,MIH中国区负责人的眼光要远胜于IDG,给出了超出IDG、马化腾等所有人预期的估值—6000万美元,最终,IDG以持股不到一年溢价11倍将大部分股份卖给MIH,盈科全部退出,MIH成为腾讯第一大股东。当时,IDG或许还在窃喜。

对于彼时“冤大头”般的选择,网大为的解释是:“当时我每到中国的一个城市,就去当地网吧逛,看看那里的年轻人在玩什么游戏。我惊奇地发现,几乎所有电脑桌面上都开着 OICQ ,我想这应该是一家伟大的互联网企业。2000 年年底,我接触了几家想要投资的公司,发现他们总经理的名片上都印有自己的 OICQ 号码,这更让我激动,我想要看看这是一家怎么样的公司……”

“腾讯团队是我见到过最聪明的一群人”,最终,网大为为自己的东家MIH购置了长期“印钞机”—持股14年回报1500倍,而自己也在不久后成为了“印钞机”的一部分,一晃就是14年。在网大为之后,越来越多的VC们也走上类似的道路,即以VC的身份对投资企业深入了解之后,变成企业的员工,知名的有腾讯总裁刘炽平、盛大总裁邱文友等。

腾讯的瞭望者

14年前,网大为隐约看到了腾讯的今天。站在今天,网大为则要看到腾讯的明天,而且要力求看得足够远,20年、50年甚至100年,尽管这并不容易。

“个人做个三年计划,或者国家做个五年计划。我们一般想的会是,三年后网速会有多快?新的智能机会是什么样的?”网大为表示,“今天,我们不谈三年五年后的未来,我们来谈谈100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?是不是有点荒诞?假如有人问你,100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?你都不知从何说起。我是加州硅谷人,1900年的加州,比较棘手的问题是马路上的马粪,那时人们想象100年后的加州时,想解决的问题是马粪。所以说,未来是很难想象的,因为我们想象未来时,往往会过于关注当下”。

但无论怎样,想象总归是需要的,因为这将决定探索的方向及未来。那么,腾讯如何寻找自己的未来?网大为透露,做法之一是去探索一些新公司并寻求合作,而寻找这些伙伴的最重要标准,是能否给人类生活带来好的改变,让世界更美好。“也许某项技术现阶段并不盈利,只要它是有益于人类生活的,就值得合作,比如人机交互技术、神经科学等等。”

在“天马行空”方面,谷歌是腾讯的榜样。谷歌耗费了大量资源和团队,投入很多与现有业务几乎不沾边的事情,比如无人驾驶汽车、热气球WiFi、离岸风力发电站甚至是太空采矿业务等。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曾评价:“IT领域的前瞻性创新,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谷歌,希望腾讯能像谷歌那样,虽然这不符合企业的发展规律,但是公司会逐步加力”。

事实上,网大为已经在推动腾讯这么做了。在刚刚召开的2014腾讯WE大会上,美国太空旅游公司World View创始人Jane Poynter透露,腾讯新近成为他们的投资人。“网大为认识了我们团队的一个太空飞行员,他们交流了技术方面的内容,双方都感觉非常有兴趣,然后腾讯就投资了我们。”

“World View公司开创了适用于普通大众的低成本太空体验旅行,乘客只需花费7.5万美元就可以搭乘航天舱,在距离地球30公里在太空边缘遨游、俯瞰地球。这听起来和互联网毫无关系,但这样的愿景,正是我们要探索的方向”,网大为表示。

只需一辆车的钱,就可以买一张去火星的船票;不用手动操作,意识就能操控电脑打游戏;虚拟物品不再仅存于电脑,而是能真实地触摸;癌症也能被治疗,方法因人的基因而异……这些科幻电影中的场景,都是网大为感兴趣的。

14年前,网大为帮助MIH发现了腾讯,今天,网大为要帮助腾讯发现下一个、下一群腾讯,也许那些“腾讯”比今天的腾讯更有潜力,或者潜力也没那么大。但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足够酷,对人类现有生活有足够的改变。“如果我们能不懈地改善人类生活,我们便能把技术上的事情做对。就腾讯而言,我们并不完美,我们曾犯过不少错,但这是一个努力的过程,而我们正取得进步。我们要坚持内省,人们对我们的抱怨是好事,这不断地鞭策着我们。”

“虽然我们在做企业,但也还是在追求科技,在做一些很酷的、想象中的事情,这是梦想。”马化腾曾如此感慨。

(责任编辑:HN022)

名医汇

怎么预约挂号

就医挂号网